第316章 大皇子

  叶清风他们顾及身后的盘龙山需要保护,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逃走。
  当然死了的也不少,但凡跑得慢的都留在这里了。
  山脚下的棚子那里,都已经摆不下这些尸体。
  望月公子早就带着人退回了自己的包间休息去了,他觉得自己可还是个病人呐,经不住累的。
  一直到太阳都要落山的时候,街面上才被收拾干净。
  当一桶桶的清水再次泼洒向这条街时,玄清真人和时宜的诊疗也不得已搬到了屋内。
  几个受伤严重需要手术的人被抬了进来。
  时宜和玄清真人只能分开做手术,毕竟这么重的外伤,但凡耽误些时间,流血过多就极有可能救不回来。
  一时间,他们所在的地方灯火通明,人声鼎沸。
  客商们也都回到各自的住所,他们都是前一两天就来的,所以都有自己的房间,回去后,都感觉今日劫后余生啊!
  老祖宗太给力啦!
  有不少人都掩面痛哭,今日在外的时候,那么多人看着,不好意宣泄,毕竟都是有头有脸的生意人。
  回到家人旁边,也就没有那么多的顾忌,谁还不是担惊受怕一整天啊。
  什么情况都有,却没人敢离开的。
  那些贼人太多了,他们溃逃出去,还不知藏在哪里,现如今能保护他们的只有盘龙山的保安队啦!
  通过今天发生的事,他们看明白了,盘龙山的店铺里面都有自保之力,只要他们在店铺里面,都可以被保护的很好。
  所以,没有一个人偷跑出去的,都老实的缩在自己屋里,等待事情彻底平息后,再让保安队给他们送回去吧。
  要不,总感觉不安全!
  大皇子府内,隐藏在阴暗之处的大皇子听到属下传回来的消息,愤怒的把桌子上的东西都一把扫了出去。
  没想到啊!
  一个小小的盘龙山,他派去了那么多的人竟然没拿下来?
  自己的人难道都是饭桶吗?!
  就算是饭桶,这么多的饭桶砸也该把盘龙山给他砸下来呀!
  他每年那么多的黄金花出去,难道就养了一群废物吗?!
  他隐忍了这么多年,谋划了这么多年,没想到竟然在一个盘龙山上栽了跟头!
  该死的管家刘畅是怎么指挥的?
  都是些只会溜须拍马、不堪大用的废柴!
  大皇子焦躁的在书房里走来走去。
  这么大的动静拿下了盘龙山还好说,到时候可以把盘龙山里外都封锁住,然后把里面的人都杀光,至于死了那么多的人也好说,盘龙山不是还有土匪吗?
  土匪杀人多合情合理,他已经收服了不少的山寨,就是为了日后背黑锅用的。
  但是他没想到,那些收服的土匪被刘大管家给忽悠的做了炮灰,且都给用完了,死光光了。
  没拿下盘龙山,那么私军的消息只怕就要暴露。
  这次再用老四顶缸肯定不行了,毕竟他已经被圈禁起来了。那么该找谁来替罪羊呢?这可是个大问题啊。
  他还是习惯躲在后面使坏,从小就因为他胖,父皇不喜欢他,兄弟们也都欺负他,没人看得起他。
  他那时便在心里发狠:也好,你们都看不起我,那我就要做件天大的事,让你们都刮目相看!
  他要让所有人都得匍匐在他的脚下艰难求生。
  哈哈……只要是想到有朝一日会有这个场景,他就感觉十分畅快!
  他是皇长子,却没有长子的尊贵,凭什么?
  欠了他的早晚要几倍、几十倍的还给他!
  那个皇位本来就应该是他的,但是他却要表现的自己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,不!明明他就很在意。
  做梦都想要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!
  他明明就很有才不是吗?他读书很有天分的,可是父皇却看都不看他一眼。
  就因为他胖,就要被人看不起吗?他不服!
  他能把这么多人玩弄于股掌之间,而他们许多人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死在谁的手里!
  哈哈……这就是报应!
  谁让他们看不起自己的,活该!
  大皇子一个人在书房里,一会儿高兴,一会儿生气,一会儿又愤怒的打砸东西,跟疯了一样。
  与他往日在人前表现出来的和善面孔判若两人!
  不久,大皇子胖脸上带着憨厚的笑容走了出来,下人们看见了都把头低下来老实的跪在一边。
  他们太了解自家的王爷了,这个笑脸虽然是常年的挂在脸上,却只是假象,这个笑脸不过是王爷的一个面具罢了,千万不能当真!
  因为当真以为王爷和善的人,都已经被他坑死了。
  大皇子带着人刚跨出府门,便被一群禁军给堵在了门口。
  禁军吴首领拿出皇上的金色令牌,命令大皇子立刻进宫,皇上宣他觐见。
  大皇子的笑脸顿了一下,但很快就又恢复成笑眯眯的样子,他行动笨拙的跟着禁军一起进宫。
  大皇子原本乘坐的马车因为他的体型被改动过,是很宽大的车门并且是宽敞高大的车厢那种特制马车,但是,现在他乘坐的是禁军带来的马车。
  就是普通的正常尺寸的马车,大皇子进车门都很费劲,好不容易才把这一身臃肿的肉给挤进去。
  坐下时,大皇子的额头都出了一层细汗。
  他一边擦汗,一边掩饰眼里扭曲的恨意,他们一定是故意的,就是故意让自己在人前出丑的。
  这些该死的奴才,将来……他一定要他们不得好死。
  往日但凡看过他丑态的,不管是有意的,还是无意碰上的,都被他记在心里,将来都是他要报复的对象。
  那长长的名单,只怕得把皇城根里的人屠杀掉一半吧。
  只能说他心理已经扭曲到变态的程度了。
  真要是他得势,一定有一大批人倒霉,死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死的。
  真是一个制造冤狱的好手!
  好在,他的那些上不了台面的筹谋被东山王无意间撞破。
  作为监管皇子的司典,他当然是第一时间就把大皇子的种种异常,派暗卫告知给了皇上。
  他追去盘龙山的事,皇上也是知道的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