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菩萨

  银钩暗自吃惊,左手无名指动了一下,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。
  “不错嘛!看来是有备而来。”
  花冲微笑。
  “献丑了。”
  唰!银钩拿起骰盅,竹制的骰盅,细长且坚硬,在她手里翻转着,灵活的像只狸猫,或在掌心或在手背,亦或高高抛起,再落入袖口中,眨眼的功夫又从另一个袖口钻出。花冲始终盯着骰盅,不管银钩如何变换花样,始终没离开半步。
  突地!骰盅径直飞向花冲,在他面前三寸处停了下来,骰子炸开一般发出一连串的爆声。花冲微微一皱眉,纸扇轻点一下,爆声骤停,刹那间又飞回银钩手里。
  “该你了。”
  银钩做了个请的姿势,脸上露出倾慕之色。花冲并不搭言,轻轻一拍桌子,筛子和骰盅腾空而起,同时飞过来的还有一只手,一只纤细的手,半掩幽香却出手如电,半空中一划,已将骰子收入手中。
  花冲早有准备,纸扇唰的一下打开,蝴蝶翻身,横切银钩手腕。银钩单手下沉,击起骰盅也打向花冲手腕,花冲回挑反手一点,骰盅又再次撞向银钩。两个人你来我往,互相进攻又点到即止,目标只是对方的骰子,但在外人看来,这两个人好像在调情一般,不过始终是花冲占了上风。
  银钩虽然占下风,却始终抓着骰子,任花冲如何折腾,始终掰不开她手腕。突地!银钩手往回撤,花冲紧追却不敢伤她,毕竟还要有求于她,但如果骰子被她拿走,自己也输了,还是问不出夜来香的下落。情急之下,他霍然起身,手臂好似长出一节,纸扇直奔银钩胸前。
  围观的人全都屏住呼吸,贪婪的目光随着纸扇转动,他们都在等花冲挑开银钩的衣服,那丰满的胸脯他们早已垂涎已久了。但是花冲并没有让他们如愿,只蹭开了胸前的第一颗扣子,银钩回手更急,却还是慢了一步,捂住胸口的同时,骰盅也飞了出来。花冲纸扇打开,反手轻轻一推,骰盅平稳的落在扇面上。银钩一手攥着骰子,一只手捂着胸口,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骰盅被花冲拿走。
  “哼哼!你以为换了我的骰盅就能赢吗?”
  花冲笑容收敛,不眨眼的看着桌子上的骰盅,他不相信自己会输。因为早已经做好打算,从一开始就瞄准了银钩手里的骰盅,因为他知道,自己在怎么折腾,也玩不过这个女人,不如来个偷梁换柱,拿了对面的骰盅还怕赢不了?哪知道事宜愿为,当他打开骰盅的一刻,所有人都惊呆了,里面本来有五颗骰子,如今却只剩下了一颗,其余的全碎成了粉末,这一颗骰子也只剩了一个点,干巴巴的可怜。花冲苦笑,一个点是无论如何也赢不了人的,就算银钩也是一个点,那也是平手,赢不了和输了没什么两样。
  “佩服!佩服!银钩赌坊果然藏龙卧虎,是在下输了。”
  花冲转身要走,银钩突然五指一张,骰子激射花冲后背,文墨武德左右相拦,骰子悉数落入二人手中。
  “怎么?不求菩萨办事了?”
  银钩笑吟吟的看着他,花冲停下,头也不回。
  “愿赌服输。”
  银钩突然点起一颗香,屋里瞬间香气四溢。
  “你大概忘了这里的规矩,输了是要留下一只手的。”
  花冲依旧没有转身,只叹了口气道:“看来我比那大汉幸运,至少还能留下一只手。”
  “这么快就认输了?不看一眼吗?”
  文墨武德张开手一看,惊喜的叫道:“公子,我们赢了。”
  原来他们手里的骰子已全变成了白色,也就是一个点都没有,白板和一点对比起来,自然是一点赢了。花冲霍然转身,装出一脸的惊讶。
  “承让,承让,想不到菩萨真的显灵了,看来我还是蛮有佛缘的。”
  其实他心里早已了然,两副骰子都没有点数,早已被各自用内力抹去,比的就是看谁能在骰子上打点,谁打的多谁赢。花冲骰子上那一点,还是他用扇子点的,其余的都被银钩震碎,而那几个白板,则是两个人互抢之下,谁也没机会往上打点。花冲故意承认自己输了,是想摸摸她的底,看看她会不会说谎?如果一个女人喜欢撒谎,就算你把心肝都掏给她,她也会骗你,反之,在这种情况能说出实情,那她说的话十之八九是可以相信的。
  “你们都出去。”
  银钩吩咐一声,立刻有人驱赶人群,包括红线他们在内,全被请下了二楼,屋里只剩下花冲和银钩两个人。
  “菩萨在哪?”
  花冲开门见山。
  银钩似乎不想回答,反问道:“是谁告诉你这里有菩萨的?”
  “一个戴斗笠的人。”
  银钩挑了一下眉,面露寒霜。
  “找菩萨做什么?烧香磕头,还是求签问卜?”
  “都不是,我要找的不是庙里的泥菩萨,而是一个会说话的活菩萨。”
  银钩大笑,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。
  “又是那个斗笠男告诉你的?说我这赌场里有活菩萨?”
  花冲不置与否,点头称是,还不忘提醒她要愿赌服输,不能坏了赌坊的规矩。
  银钩咬了一下嘴唇,媚眼如丝。
  “你就那么相信他说的话?”
  “相信,不过我更相信你说的话。”
  银钩笑的更大声。
  “那如果我说我就是菩萨,你会不会相信呢?”
  “你?”
  花冲摇头。
  “不像。”
  “哪里不像呢?”
  “哪里都不像。”
  银钩突然转身,背对着花冲扯下外衣。一尊观音像赫然出现在银钩背上,微闭双眼栩栩如生,好像长在背上一样。花冲看的呆了,一时间竟忘了避嫌,甚至有一种想上去拜一拜的冲动。
  “怎么样?现在看我像了吗?”
  花冲猛然惊醒,整个人都镇定了。
  “看来我找对人了。”
  银钩穿好衣服,又点上一颗香。
  “我也没让你失望啊!”
  两个人相视一笑,花冲拿出一包金子,推到银钩面前。
  “刚才多有得罪,冒犯了。”
  银钩并不避讳,拿起一锭金子看了看。
  “送我这么多钱做什么?买我?还是买下整座银钩赌坊?”
  “都不是,这里是赌场,拿点钱出来,大家都高兴。”
  “说的好,我喜欢和有钱人交往,不过不喜欢听人卖关子,说吧!什么事?”
  花冲压低了声音,说道:“我想知道一个人的下落。”
  “谁?”
  “夜来香。”
  银钩皱了一下眉,轻声道:“京城里的大案子?”
  “对!”
  银钩突然谨慎起来,用女人特有的眼神盯着花冲。
  “你可不像是个缺钱的主,怎么也喜欢趟浑水?你是大内高手?”
  花冲笑了。
  “你看我像大内高手吗?”
  银钩摇头。
  “不像,大内高手可没你这么大方,也不会这么客气的跟我说话,不过……。”
  银钩欲言又止,花冲明白她意思。
  “条件随便开,只要我能出的起的,都可以给你。”
  “呵呵!能说出这种话的,京城里不超过三个。”
  花冲打趣的问:“我算一个吗?”
  “当然,大名鼎鼎的花家公子,没见过总该听过的。”
  银钩的脸上又多了几分忧郁,似乎很担心花冲的处境。
  “你为什么要找夜来香?目的是什么?”
  花冲把纸扇一合,只说了一个字。
  “玩!”
  “呵呵!江湖可不好玩,打打杀杀的刀枪无眼。”
  “既然要玩好不好玩都要玩,就像赌博一样,明知道可能会输,还不是有人前仆后继的来赌,人嘛!总要有个爱好。”
  银钩被说的暗生佩服,玩世不恭者,江湖仅此一人。
  “好!不愧是天下第一家的人,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,钱我收下了。”
  花冲点头,问道:“事呢?”
  银钩浅笑
  “拿人钱财替人消灾,知道的我都会说。”
  她说着又点上一颗香,此时香炉里刚好是三颗香。
  “下个月初十,金钱帮在九灵山召开聚宝大会,凡是去参加的人都要带一样宝物,夜明珠就是其中一件。”
  “哦!?”
  花冲又问道:“为什么要开聚宝大会?目的又是什么?”
  银钩一摆手。
  “这个我就不知道了,不过夜明珠确实是夜来香偷的,也一定会出现在聚宝大会上。”
  花冲没有再问下去,这些已经足够了,再问下去也没有意义了。
  “好,多谢菩萨指点,今天的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,告辞了。”
  “就这么走了吗?”
  银钩话里有话,花冲猛然惊醒!说道:“事成之后,必有重谢!”
  花冲从二楼下来,却发现红线三个玩的正高兴,每个人手里都有大把的银子,只半盏茶的功夫,已经赢了几百两银子。他们玩的起劲儿,早已把花冲的安危丢到了脑后,文墨抱着一个骰盅拼命的摇,显然已经兴奋到了极点。
  “开!”
  他大喊一声,骰盅猛的掀开!竟是三个六豹子通杀,高兴的他把钱全搂到自己怀里,简直比娶媳妇还高兴。
  花冲用纸扇敲了他一下,说道:“手气不错嘛!”
  文墨回头,捧着钱说道:“少爷!今天我们可发财了,您瞧。”
  “瞧见了,散了吧!”
  “散?散了?”
  三个人都一脸的紧张,尤其是文墨,脸色都绿了。
  “为什么要散?吃红也分不了这么多?”
  红线也撅起了嘴。
  花冲一边往外走,一边说道:“这次我们要出趟远门,破财免灾,散了。”
  “啊!?”
  三个人全都一脸的不情愿,虽说这点钱也看不上眼,但就这么散了,还真有点舍不得。
  文墨叹了口气说道:“哎!咱们破财,少爷免灾,可真是一举两得了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